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撿漏金鋒李旖雪

3227 玩殘玩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眾人齊齊望向張思龍的手掌,頃刻間打了一個哆嗦,頓時駭得來魂飛魄散。

    桀驁狂妄的張承天冷冷抬眼一看,驚咦出聲,緊接著雙瞳收緊,無盡星海中無數辰宇幻滅,咬著牙一字一句嘶聲叫出。

    “五----雷----正----心!”

    轟隆隆!

    噼里啪啦悚!

    張士偉費力抬起頭仰望著張思龍的手心,立馬被炸得魂飛魄散,趕緊一下子跪在地上,整個臉部緊緊貼著地面,整個腦袋都炸了。

    張士朋抬頭望向張思龍的左手,整個人如彈簧般繃直,眼球都快要爆炸開去。

    在張思龍的手心里,赫然現著五個褐紅色的胎記!

    那就是張家人才有得起的獨門胎記!

    在張家人的叫法中,那就是雷印!

    歷代張家人都帶雷印而生!

    但是,能長在掌心正中的,一千八百年來,不過十來個首發

    掌心帶五雷的,一千八百年來,只有兩個人!

    一個張繼先,一個張宇初!

    六百年內!

    張思龍是第三個!

    一瞬間,張士朋完全都嚇得來說不出話來。全身就跟被抽空了氣的人偶,軟軟的跪在地上,腦袋重重的砸在地上,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堆行尸走肉,老淚縱橫狂飆無盡。

    這時候張士朋想起去年雷公山上的那一幕。

    這個人,就是這個人!

    “說絕不會絕,說滅不會滅,二十八代有一歇!”

    “絕不絕,滅不滅,六十六代歇一歇……”

    “一年,一年,哈哈哈……”

    “就一年咯,就一年咯……”

    原來,是他!

    原來是他!

    五雷正心,五雷正心呀!

    當張思龍亮出五雷正心雷印出來的時候,張承天臉色劇變狂變,身著天仙洞衣的他的右手深藏在衣袖中,緊緊的攥著。

    臉色的表情一瞬千變,痛苦驚懼嫉妒憤恨怨毒千變萬化糾葛糾纏。

    “張家祭祖,都給老子跪好!”

    “跪不好,腿都給你們兩個老東西打斷!”

    一聽這話,張士偉和張士朋立刻觸電般的彈起來,跪在那冰冷的地上,跪得規規矩矩如泰山,跪得筆筆直直似華山!

    這一幕映入道門上下和全體人員眼里,七世祖幾個人互相摟著抱著笑彎了腰笑出豬叫笑得來淚水長流。

    而在其他人卻是噤若寒蟬,直直呆呆看著張思龍掌心中那排行整整齊齊的五行五雷,除了震怖之外,剩下的全是最深的敬畏。

    對于道門人來說,擁有五行五雷雷印的是個什么樣的概念?就連剛啟蒙的五歲小道童都清清楚楚。

    張家要發了!

    張家,要大發了!

    張家,要做統領這道門的至尊了。

    邵建王瑾瑜和王若健、云海遇正強和鑫立晨六個人在這時候不約而同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讀到了對方的黯淡和絕望。

    張家一連出了兩個至尊級的大真人,以后,怕是要壓著全真和佛門打了。

    這當口,張思龍慢慢收了回來,直直探到張承天老臉跟前,滿是最鄙視最鄙夷的,右手敲著自己的左手手心,嘴里嘖嘖有聲。

    “還敢叫你祖宗跪下不?”

    “老雜種。再叫句試試?”

    “來來來……道祖老祖在這里,宜亭老祖在這里,你再叫句試試?”

    “你膽肥了啊。敢叫五雷正心老祖給你個老畜生下跪?”

    “道祖老祖的祖訓你忘了?你是不是張家人?”

    “這六十多年你他媽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張承天被張思龍狗血淋頭的痛罵,唾沫都飛濺在自己的臉上嘴里。

    周圍的人全看呆了。

    七世祖一幫人激動得來拍腿跺腳抱腦袋狀若瘋癲。

    而張承天則氣得來都快要發瘋,一副老骨頭爆出噼里啪啦的聲響。一張臉青了又黑黑了又白白了又紅,千變萬化那叫一個精彩絕倫。

    忽然間,張思龍厲聲叫道:“跪下!”

    一聲風雷音起!

    張承天情不自禁瞇起眼睛,下半身僵硬如鐵,上半身抖擺不停。

    在萬眾人齊齊注目下,張承天雙目赤紅,緊咬著的牙齒滋得滋滋響,全身氣機勃發就像是要爆炸的氫氣球。

    然而,就在幾秒之后,張承天卻是低著頭,雙腿微微彎曲,就要給張思龍跪下。

    這一幕出來,早已瘋癲若狂的七世祖白千羽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幾乎就要給張思龍也跪了!

    我操!

    太牛逼了!

    我操!

    牛逼得大發了!

    我操!

    牛逼得要日火星了!

    此時此刻,七世祖白千羽幾個人找不到任何別的可以形容張思龍的話語。

    只能叫著我操和牛逼!

    邵建王瑾瑜等人靜靜看著即將下跪的張承天,那眼睛里滿滿的都是笑意,那心里都別提有多么的開心和高興。

    張承天再是道尊又怎么樣?

    張家的道統中,傳說的中的五雷正心就是祖宗!

    不怕你是張家的家主龍虎山的掌教正一的總綱道門的圣天師道尊,在張思龍跟前,那就是兒子孫子玄玄孫子!

    你可以不跪,只要你不姓張就行。

    如果你張承天不姓張了,那你……連個屁都不是!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張承天雙腳彎曲就要給張思龍下跪。

    忽然間,也就在這時候張思龍冷冷叫道:“不用跪了。”

    張承天一震,眼前頓亮面色稍霽,正待長出一口氣。

    然而張思龍卻是冷冷叫道:“老子都把你開除了。你沒資格跪!”

    “滾!”

    此話一出,滿天轟雷掣電盡數打在張承天身上,張承天面色再變,身子巨顫,吃驚的看著張思龍。

    邵建和王瑾瑜互相攙扶著緊緊的握著對方的手,不住的搖動。

    看起來,張思龍這是要把張承天玩殘的節奏呀!

    看起來,張思龍不把張承天玩死,決不罷休了啊!

    哈哈,哈哈哈!

    張承天,你也有今天!

    你也有今天!

    你要被你的小祖宗玩死!

    “那誰……去。把族譜拿出來,老祖宗我親自把張承天這個老賤人的名字摳了。”

    張士偉一聽這話,騰的下就站起來大聲應是,沖著張思龍點頭哈腰賠著笑,嘴里祖宗祖宗的叫喊個不停,隨即一溜煙跑得飛快去拿族譜。

    張士偉這措不及防的背叛出來,全場的人都瘋了。

    張承天卻是氣得眼前一黑,逆血翻涌!

    張士偉在龍虎山足足待了五十多年,沒想到,這個老東西在十分鐘時間里就背叛子自己投奔了張思龍!

    這才不到十分鐘呀!

    張思龍依舊是那冷冰冰的臉,不知道什么原因同樣浮腫的臉滿是狠厲和殺意。

    “狗日的老東西,去年雷公山不是咒老子活不過一年嗎?”

    “現在,你怎么說?”

    聽到這話,張承天驀然變色,認出了張思龍!

    他就是自己詛咒活不過一年的那個人!

    雷公山上的那個瘋癲小子!

    張承天怎么萬萬都沒想到,時隔一年不見,這個瀕死的垃圾小野道竟然修成了這般成就。

    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小野道竟然還會是張士陵那一脈的余孽!

    看著張思龍左手掌心中的五雷正心,再想著自己右手掌心香米小的雷印,完全就是個剛出生的小螞蟻。

    看著穿著乞丐一般卻是帶著絕世威殺的張思龍,張承天第一次感到至深的威脅,還有心頭的慌亂。

    這個人要是做了張家的家主,那以后也就沒自己什么事了。

    這個人,是金鋒的人!

    今天這關,自己要闖不過去了。

    一瞬間,張承天有了決斷,沉聲大叫:“把這個招搖撞騙的混蛋拿下!”

    話剛落音,張承天的嫡系們大吼一聲齊齊上前,就要動手。

    張承天的嫡系們一出來,卻是聽見一個獅虎雷音響徹全場。

    “哪個敢欺負張三瘋?”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