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夏建蔡麗

第2409章 顛倒是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呂大夫一看呂猴子竟然罵他老糊涂。老人這幾年積壓在心中的怒火終于噴發了出來,他一步上前,照著呂猴子的臉上就是一巴掌。

    這巴掌打的輕脆,不光是呂猴子傻眼了,就連王有財也愣在了哪里。整個屋內頓時安靜了下來,靜得有點可怕。

    “你這個老不死的,竟然相信別人的話,也不想信自己的兒子”回過神來的呂猴子,扯著嗓子吼開了。

    呂大夫一看,氣得跺腳道:“孽障!你是不是瘋了?如果真是神經上出了問題,我明天就送你去精神病醫院”

    呂猴子一看老爸這樣袒護王有財,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的大了。他冷冷一笑說:“王有財!男子大丈夫,敢作敢當。你今天如果是男人的話,就正面回答我。哪個武伍是不是你的手下?”

    “武伍是我的小弟,怎么了?”王有財有點自豪的問道。

    呂猴子冷哼一聲說:“我身上的傷,就是武伍今晚帶人打的,你說這事和你沒有關系嗎?”

    “等等!你胡說八道什么。武伍是我的小弟不假,但他打你我可一點兒也不知道。再說了,你消失這么多年,我怎么知道你回平都市了?還有,咱們之間無冤無仇,我打你干什么?”

    王有財也急了,他極力的證明著自己。畢竟呂大夫就在旁邊,這事如果扯不清楚的話,那他的麻煩還真就大了。

    呂猴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爸,然后冷冷的說道:“武伍今晚帶人來打我,如果沒有你的同意,他敢?”

    “哎呀!這事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么帶人打你?他根本就沒有給我說。再說了,今晚我和你爸一直在一起”

    王有財真的快瘋了,他不知道武伍今晚會帶人打呂猴子,這事還真沒有給他說。

    這個時候的呂猴子就是一條瘋狗,他咬上王有財了,肯定就不會松口。只見他眼珠子一翻說:“你做的虧心事,你應該自己心里清楚。不過我現在回來了,我老爸你想騙,也是騙不成了”

    王有財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呂猴子竟然壞成了這個樣子。他過不好,就不想讓其他人好過,他連自己的老爸也不想放過。

    呂大夫雖說年齡大了,但他的腦子還是挺好使。只見他冷喝一聲說:“夠了!你沒有資格在這兒胡說八道”

    王有財咬了一下牙,當著呂家父子的面,給武伍打了個電話。一問之后,原來是武伍去幫夏建,而且武伍并不清楚,呂猴子就是呂大夫的親生兒子。

    王有財是既氣又無奈,他站在哪里長出了一口氣,便把他問到了事情從頭到尾給呂大夫細說了一遍。可是呂猴子卻撒賴,他一口咬定,說王有財不想讓他在平都市呆,想把他趕出平都市。

    呂大夫雖說痛恨自己的這個兒子,可他們畢竟有著血脈關系。血濃于水這句話可不是亂說的。

    爭論的結果是,呂大夫只說了一句:“你去休息,這事我心里清楚”

    回到房間里的王有財無法入眠,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到了最關建的一步,這個臭蟲卻鉆了出來。

    他明顯的能感覺的到,呂大夫對呂猴子的胡說八道,多說還是有點相信。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他的醫院還怎么開。

    王有財睡不住了,他穿上衣服,悄悄的走出了小院。此時已到了夜里十一點多鐘,小巷子里已是一片安靜。

    他不知不覺的已走到了馬路上,看著偶爾經過的車輛,王有財真想對著天空大吼兩聲。可是他忍了又忍,因為這里畢竟是居民區,如果影響到別人休息,人家不罵他神經病才怪。

    他點著了一根香煙,邊走邊吸。從來沒有過的煩惱,在他的腦子里揮之不去。為了開這個醫院,他投入了不少的錢,而且還有他二嫂牛會玲的兩百萬,這事如果真黃了的話,那他就成了老王家的罪人了。

    “呂猴子,你他媽的不怎么去死?”王有財內心暗罵著,他恨不得把這個家伙拖到大街上,再狠狠的揍上一頓。

    怎么辦呢?呂猴子這么做的意思又是什么呢?他無非就是不想讓他接近他老爸。至于他老爸和他開診所,和他開醫院的事他應該暫且不知道。

    一想到這里,王有財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如果今天晚上呂大夫沒有把這事告訴呂猴子,那這事就還有救。萬一呂猴子知道了他老爸和王有財聯手開醫院,這家伙從中不使壞那才叫怪了。

    想著心事,王有財已走出了好遠,等他發現時,他快走到菊蘭住的地方了。一想起人家一家人住一個小院,他便有點失落的掉頭往回走。

    “哎!王老板,大半夜的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瞎逛?”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有財回頭一看,嘿!這不是哪個王蘭嗎?這女人雖說和王桂蘭是表姐妹,年齡上也差不了多少,可她骨子里透出來的哪股媚態,一般的男人可招架不住。

    上次就是她把王有財迷的神昏顛倒,結果被她老公帶人追了過來,王有財差點還被他老公帶來的人給揍了一頓。

    “呵!還真是見鬼了,大半夜的能有這兒碰上你”夏建說著,兩只眼睛把王蘭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三十多歲的女人,熟的就像是秋天的葡萄。再加上王蘭這女人會打扮,一身短裙,兩條大長腿,就已經讓王有財忘記了剛才所有的煩惱。

    王蘭走近了王有財,她冷冷一笑說:“會不會說話,什么鬼不鬼的?你這人真沒有意思”

    “說錯了還不行嗎?這大半夜的是不是跑出來偷會情人?你可要當心了,你哪個老公,絕對不是省油的燈,上次的事……”

    王有財說著,忽然停了下來,他覺得自己有點說多了。再說下去,那還真沒有什么意思了,干脆閉嘴不說。

    王蘭嘆了一口氣說:“別提哪個死人頭了,一點屁大的本事也沒有,就知道每天監督老娘。現在好了,我把他打發到南邊去打工了,老娘現在可是自由人。你看,打牌打到十一點,也沒有人再管我了”

    王蘭這樣說話,等于就是告訴王有財,她現在沒人管,是個自由人。這樣的話,傻子都能聽的明白。

    “那好啊!既然能在這兒碰上你,要不咱們去你表姐家坐坐,我也有好長的時間沒有見她了”王有財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王蘭想了一下說:“可以啊!就是不知道我表姐現在方便不方便?要不你給她打個電話?”

    王有財想了一下,覺得王蘭的話說的沒有錯,萬一人家老公回家了。或都說有個親戚朋友的,他們去了豈不是尷尬。王有財掏出了手機,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王桂蘭的電話。

    電話一通,里面便傳來王桂蘭有點慵懶的聲音:“怎么了王老板?大半夜的怎么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嗨!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唄!剛才出來閑逛,碰上了你表妹王蘭,我們想到你家來坐坐,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另外就是歡不歡迎了”

    王有財說著,眼睛不停的在王蘭的身上看來看去。王蘭知道王有財的心思,所以站了就更近了一點。

    電話里的王桂蘭猶豫了一下說:“有什么不方便的,家里就我一個人。你們要來就來唄!我都睡了好一會兒了”

    掛上電話,王有財伸手拉了一下王蘭說:“那就走唄!要不要買點東西帶上?”王有財對女人從來都是非常的大方,他嘴里說著,手里已經從錢包里抽了一張百元大鈔給了王蘭。

    大半夜的,街上的店鋪開門的不多。王蘭找了好幾家,才勉強買了一些水果提著,兩人一起去了王桂蘭家。

    穿著一身睡衣的王桂蘭打開了房門,她一看王有財和王蘭一起來了,手里還給她提著水果。她便忍不住笑道:“你們倆這個樣子,就像是夫妻倆走親戚”

    “行了吧!我那有這么好的福氣。人家王老板的產業很大,那里會看上我。哎!家里有吃的沒有,要不咱們三喝上兩杯”

    王蘭一邊換著拖鞋,一邊笑著對王桂蘭說道。這女人還真是把自己當成了親戚,這大半夜的還想喝酒。不過她這樣說,王有財倒是高興。

    王桂蘭白了她一眼說:“要喝酒也不早點來,這個時候讓我上哪兒給你去弄酒”王桂蘭這回可真生氣了。

    “哎呀我的個姐啊!有錢還怕買不到酒。這樣吧!這里是兩百塊,一百塊買酒,一百塊算是你的跑路費,趕緊的換衣服去吧!”

    王蘭說著,把手伸進了王有財的口袋,從里面掏出錢包,抽出兩塊一百的鈔票給了王桂蘭。王桂蘭猶豫了一下,便把手接了過去。

    王有財心里冷笑一聲,這個王蘭還真是太賊精了,比起做過生意的王桂蘭,他不知道要精上多少倍。拿老子的錢,買自己的人情,這事他可不能虧本了。王有財坐在沙發上,心里已經開始盤算這事。

    王桂蘭去臥室換上了衣服,然后拿著錢還真去買酒了。坐在沙發上的王有財這時便坐不住了,他伸手過去,便把王蘭摟進了自己的懷首發

    “你個老娘們!還真會來事的啊!看我怎么收拾你”王有財大笑著,便把王蘭按倒在了沙發上。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