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超品漁夫

第九百二十七章 你真敢開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凌凡開玩笑道:“你是想去找我玩,還是到時候把小寶這個小麻煩扔給我啊?”

    花生訕笑道:“我的表情有這么明顯嗎?”

    呵呵一笑,凌凡喝了口茶,又道:“我回去后,會把我兒子他們送進京城,到時候讓他們跟著部隊進主世界開荒,你就可以把小寶送過去了,小寶肯定不會跟你鬧別扭的。”

    花生明顯的松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這個小祖宗一哭,我們就要跟著挨罵。”

    凌凡的眉頭微微一皺,有意無意的試探道:“小寶就算是天賦好點,也不至于被長輩們這樣寵著吧?”

    老實孩子花生,一點也沒察覺到凌凡的異樣,坦然說:“小寶的天生道體很罕見的,有人形悟道石之稱,不僅自己修煉速度快,還能輔助旁人悟道。”

    凌凡聽得心驚肉跳,忍不住問:“小寶這樣會很危險的,對吧?”什么人形悟道石,一聽就不是什么好稱呼,對小寶絕對是有害無益!

    難道老道士對小寶也不是真心的疼愛?

    這個念頭冒出來,凌凡如坐針氈,恨不得立馬離京,趕回白山基地給殷東報信,讓他來京城把小寶帶回白山基地去。

    花生點頭說:“是啊,很多壽元無多的老怪物,都會想要搶走小寶的。不過,在沒把握不留一絲痕跡的搶走小寶之前,不會有誰敢輕舉妄動的。畢竟,有能力從我們手中搶走小寶的人,并不多。”

    他這樣說,并不能讓凌凡放心,反而讓凌凡更擔心了,難免陰謀論,擔心本門壽元將近的老怪物打小寶的主意,但這個話不能說!

    實力啊!還是需要更強大的實力,才能保護小寶!

    凌凡的心頭對實力的渴望也格外的熾烈起來,對花生的態度就沒有剛才的熱情,有些輕忽,好在花生是個單純的少年,并沒有察覺到什么,他喝著凌玨從茶葉罐里收刮的一點陳茶,也沒嫌棄。

    凌凡也端著茶水喝了一口,只覺得索然無味,恨不能直接把花生趕走。

    花生沒一點眼色,穩穩的坐著,喝著難以下咽的茶水,沒有絲毫的嫌棄。

    客廳里,就這樣詭異的安靜了。

    就在這時,大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喧嘩,似乎有人上門鬧事,凌凡猛的站起來,跟花生打了個招呼,就匆匆出去。

    他剛到前院,就聽“砰”的一聲,一名戰士的身子從門口倒飛進來,砸落在地上,口中“噗”的一口血箭吐出。

    “叫凌凡出來!”

    緊一道囂張霸道的喝聲響起,伴隨而來的,是另一名戰士身體被撞得倒跌在地,他的手臂砸斷了,血水在地磚上劃出一道血痕,足足有十多米,方才停下。

    砰!

    凌凡直接提槍就射,一顆特制的子彈射在門口那個壯漢的腿上,血光迸濺,他的大腿上出現一個血洞。

    “敢來我的家里撒野,你找死!”凌凡殺機森然的喝道,槍口對準了那個壯漢的眉心,凜然道:“說,你是誰?”

    花生在后面出來,臉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情,他剛才都沒發現凌凡的槍是從什么地方拿出來的,也沒發現凌凡身上有什么儲物法寶啊?

    凌凡手里的能源槍,自然是從渦墟里拿出來的。

    他也是一時情急,看到戰友受傷,顧不了會被花生察覺到異常。他要先打掉來敵的氣焰,否則,等他離開后,家里將再無寧日。

    甚至,他的家人會再次被趕出家門。還有,搬到胡同里的戰士們,都是有秘密任務的,不能受到干擾。

    好在花生只是察覺到異常,并沒有發現凌凡的渦墟,這個最大的秘密并沒有曝光。而且他的興趣很快被凌凡手上的槍吸引了。

    來京城之后,花生也見過有人使用槍炮,不過凌凡手上的槍威力似乎更大,眼前這個壯漢己經是筑基修士,而且還是個煉體修士,竟然一槍就被打傷了?

    不說花生驚訝,就是躺在地上的兩名受傷戰士,也是震駭不己。

    他們也是用的是改造能源槍,跟凌凡這一槍的威力,差別太大了。就算凌凡用的是重機槍,而他們用步槍,可他們連隊也是有重機槍的,殺傷力根本沒這么大。

    凌凡的槍口瞄準了那個壯漢的時候,在那人背后又走進來一群人,為首的桃花眼青年皮笑肉不笑的說:“當真是讓人吃驚啊,一個連筑基都不是的渣渣,竟然打傷了我師弟。”

    “站著,別動,否則,下一槍就是你的眉心!”凌凡暴吼道。

    “你當本少是乾坤宗的廢物嗎?”桃花眼青年冷笑著,先激發了一個盾形的法器,然后抽出腰間的刀,迎擊而上。

    砰砰砰……

    一陣密集的槍聲響起,子彈直接覆蓋了所有惡客,慘叫聲瞬間響起一片,桃花眼青年也高估了盾形法器的品質,兩顆子彈連擊在同一處,這個法器就碎開,嚇得他倉皇逃躥,飛快的躥到了大門外。

    其他人在凌凡開槍掃射的時候,都嚇得趴倒在地上,受傷的并不多,包括最先受傷的壯漢,一共有五人受傷。

    “該死的混蛋,你真敢開槍?你忒么知道老子是誰嗎?”桃花眼青年在大門外驚怒吼叫。

    “你老子是誰,你要回去問你媽!”凌凡冷笑道,端在手里的槍沒有繼續掃射,槍口卻往下壓了壓,對準了趴在地上的那些人,喝道:“說吧,你們是誰,為什么來鬧事?”

    最先受傷的壯漢,眼中有著驚駭,受傷的腿在提醒他,要是不說實話,凌凡真敢槍殺他們這一群人。他怕死,尤其是那黑洞洞的槍口又移向他時,嚇得趕緊說:“我說,我是乾宗弟子童虎,旁邊這個是坤宗弟子,我們是奉命來送陪償的,外面的是修士聯盟執法隊的江源。他們幾個是圣門和沈家子弟,還有青陽宗弟子,之前住在這個胡同,被你趕走的。”

    “你說,你是來送賠償的,卻跑來打傷我的兄弟,是活得不耐煩了嗎?”凌凡森然問道,余光掃了一下受傷的兩個戰友,心頭怒火燃燒。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