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都市言情 -> 輪回永嘆

第四百八十六章 空城·唯我(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什么猜測?”葉輕眠好奇道。

    “當禮游戲第一個走出了輪回通道時,他知道了夢世界的真相,同時也遇到了真實之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敵人——白杳。后面的事你也知道了,禮游戲在輪回通道現有規則的基礎上魔改出了輪回游戲用來封鎖和歷練首發

    “那時我們都以為建立了輪回通道的那個高維生命,也就是軒加眠髏離開夢世界了。直到姬空戀身為掌控者的最后一次輪回游戲中,你又出現了。那時對于你的出現,禮游戲就很疑惑。”

    “他覺得只有兩種可能,要么你自己不想走,要么是你走不了。你給自己修了一條通往外界的坦途,明顯是要離開的,所以很難說是不想走。如果非要說這里有什么吸引你,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時空圣經,因為禮游戲判斷這是另一個高維生命留下的。可是這么多輪回過去,你不可能一直默默無聞等到現在。所以他猜測,你是沒走成。”

    葉輕眠十分不解,“什么叫沒走成?”

    慕容不忘指了指視野范圍內依稀能看到的喪鐘高塔,“差不多就是那意思。”

    “……”葉輕眠覺得非常無語,“你覺得是白杳把我堵回去了?”

    “禮游戲當時是這么猜測的,不過后來,就在上一屆輪回,一個我遺忘了的人封鎖了輪回,再沒有新人能出去,也沒人能進來。精神病院和輪回神殿短暫聯手,向白杳發出了邀請。當時白杳的要求是屠滅圣草村。”

    “當時包括柒魚和禮游戲在內的所有人,都還不清楚圣草村的那段歷史,所以也就同意了。當一切塵埃落定后,柒魚決定對那一屆的幾名幸存者做出補償,并有意培養他們成為輪回神殿的力量。那幾名幸存者你也不陌生,就是灰宮告、鐘銘、蘇漫城、白點點、方青檸。”

    “當時方青檸提出希望重塑圣草星,這個要求對于柒魚的圣經能力來說并不難,但是礙于和白杳的約定,柒魚拒絕了。但是禮游戲卻對圣草星和圣草村很好奇,他依稀記得,夢世界圣草星的天蠻山,和他在真實之地看到的一片山脈很像,于是就追問了方青檸許多問題。”

    “后來方青檸說出了天蠻山圣草村的歷史,并表示如果它能復原到之前被破滅的狀態,可以邀請眾人觀看千年神廟的歷史畫卷。”

    “那是一段不被所有人知曉的過去,又和每個人息息相關,這次柒魚沒有再拒絕。看過歷史畫卷后,我們這才對夢世界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這也才知道了,原來夢世界的圣草星,就是真實之地的縮影。”

    “歷史畫卷在兩刃山跳過了五千年,所以我們都以為時空閉環只有一個,不知道兩刃城的戰爭、守護兩城分別陷在兩個時空閉環中。不過盡管如此,禮游戲對白杳能離開那里也感到十分詫異。”

    “以兩刃山的文明水平并不具備離開的條件,而且現在一個時間循環中,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積累。而夢世界自禮游戲之前,也和真實之地沒有任何聯系,就連天賦異稟有著驚天之才的智涅和尚,也只是在夢世界內部折騰。所以禮游戲猜測,如果沒有任何外力,白杳是不可能自行破開時空閉環的。”

    這就讓葉輕眠不懂了,“那他到底怎么出來了?出現了什么外力嗎?”

    慕容不忘沒有回答葉輕眠,只是看著葉輕眠。

    “你看著我干嘛?”

    “你覺得呢?”

    “我不要我覺得,我要聽你覺得!”葉輕眠剛說完,突然啊的一聲驚呼出來,“他猜測的那個外力…不會是我吧?”

    “禮游戲是這么猜測,因為你陷落到夢世界,又打通了夢境與現實的輪回通道,所以對兩刃城的時空閉環產生了影響。除此之外,真實之地上也沒有什么其他的大風波了。”

    慕容不忘覺得有些好笑的繼續說道,“你的降臨和你打造的輪回通道,可能意外的破壞了兩刃山的時空閉環,解放了風和、白杳。然后在你離開的時候,遭到了風和、白杳的攻擊,本就受創降維的你,再次重傷返回夢世界沉睡。”

    “如果這種猜測是事實,那么就能解釋清楚你為什么在建立了輪回通道后沒有離開,反而如同不存在一般趁機了無數輪回才再度出現了。”

    葉輕眠覺得,禮游戲的這些猜測,可能即使跟真相有偏差,但或許也相距不遠了。不過這么聽下來,葉輕眠覺得自己曾經的人生好像挺慘的。

    從一個五維生命,降維落入夢世界,實力降一檔。

    不過那時尚有余力利用高維能量修建了輪回通道,可是出去的時候,被風和、白杳狙擊再次重傷沉睡,實力又降一檔。

    再次蘇醒時的軒加眠髏,在夢世界依舊很強,不過招牌卻變成了死亡宣告持有者,但是最后卻自我終結,成了現在的葉輕眠,實力再降一檔。

    葉輕眠都不敢想,如果自己這一生依舊失敗,下一世實力再降一檔,是不是要變成草履蟲了?

    都說人往高處走,但自己何止是水往低處流,用一句詩來說,完全是‘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等一下!”葉輕眠忽然緊張起來,連忙問道,“兩刃城除了白杳之外的那些人,該不會是那個叫軒加眠髏的人殺的吧?!”

    聽到葉輕眠的話,慕容不忘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你用不著撇得這么請吧?”

    “是他嗎?”葉輕眠嚴肅道。

    慕容不忘沒好氣的瞪了葉輕眠一眼,“不是!”

    葉輕眠長呼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松弛下來了。不過想想應該也不是自己,否則白杳早就該拎著刀過來砍自己了吧,“那么這些人是怎么死的?”

    慕容不忘稍稍得意了一下,“接下來的事,恐怕只有我知道了,因為在此之前,可沒有人能進的來戰爭之城參觀過。”

    “是不是只要沒有敵意,就可以進入戰爭之城了?”葉輕眠問道。

    “誰知道,反正我還活著。”慕容不忘說回正題道,“根據我從禮游戲那里、天蠻山那里,還有最近在戰爭之城找到的記載綜合來看,你降維到夢世界建立輪回通道,確實對兩個時空閉環產生了影響。”

    “兩個距離不遠的時空閉開始變得不穩定,時間的閉環依舊,但空間的壁壘卻不復存在了。也就是說,守護之城和戰爭之城的空間不再封閉,只要愿意走出來,就能脫離那個時間循環。于是,越來越多人的發現了這個變化。”

    “因為守護之城的時間循環只有一天,非常短暫,所以他們能迅速的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于是在風和的帶領下,守護之城的所有人開始搬遷到城外居住。風和判斷,這個時空的閉環受到了某種高維力量的干擾,已經越來越不穩定,并且遲早有一天會徹底崩潰消失。”

    “在城外安頓好所有人重新開始生活后,風和帶著一些剛成年的戰士,開始嘗試探索戰爭之城,不出意料的,那里也同樣沒有了空間壁壘的阻攔。在那里,他們找到了依舊在戰斗的白杳。”

    過去。兩刃戰爭之城。

    “誰?”夜色中,一個高大的石屋里傳來了一聲警惕性十足的聲音。

    “是黃石嗎?”街道上,風和驚喜的問道。

    石屋內出現了短暫的嘩然,里面的人顯然聽出了風和的聲音,很快,白杳拖著長槍走出,果然看到了風和正驚喜的望著自己。

    風和正要上前,卻迎來了白杳的槍尖。

    “你干什么?”風和看看躲過,很不適應這種打招呼的方式。

    白杳靜立在遠地,“說出一件我們共同經歷過的事,但是這件事必須你記得,我不記得。”

    “為什么?”風和疑惑的看著白杳,覺得這家伙很反常。

    “區分你是不是鬼族制造的幻覺。”白杳說道。

    風和一驚,“鬼族還有這種能力?”

    “說!”

    見白杳異常嚴肅,風和只能把一肚子的感慨和要說的話憋了回去,開始回憶道,“我小時候拿蝎子嚇唬過你。”

    “這件事我也記得,換一件。”

    風和擰起眉毛,一件自己記得但是白杳不記得,但又共同經歷過的事,實在有點難想,“你小時候偷看過蘭薇姐洗澡?”

    風和說完,石屋內無數盯著他的目光,齊刷刷的飄到了白杳身上。

    “換…換一件。”

    “這個也記得么…那你記不記得,你還偷看過…”

    “住口!”白杳打斷風和,“那種事我都記得,換個類別吧。”

    白杳惱火的盯著風和,只聽到身后一片竊笑。白杳掄起手中的長槍向后一揮,石屋轟然坍塌,把那些偷笑的聲音埋下。

    但是很快,廢墟里一個個漢子鬼頭鬼腦的鉆出來,大次咧咧的圍了過來準備看熱鬧。

    風和臉一僵,沉聲道,“我們共同經歷過,但是你忘了我記得的,而且我說出來,你還要能想起來,這有點難啊。”

    “說得出來,你就是風和,說不出來,我就當你是鬼族。”

    “小時候你第一次見到信雪的時候,她說想和我們做朋友,你說你爹說過,不能和女人當朋友,只能當夫妻,然后信雪被氣跑了。”

    白杳思考了許久,嚴肅的臉上終于化開了,走上前重重的擁抱風和,“過去多少年了?沒想到你還活著,老怪物你好。圣草界現在怎么樣了?你現在是不是圣草界的主祭?你這次帶了多少大軍過來?我現在是不是圣草界的英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器